歡迎訪問名詞吧!

當前位置

首頁 > 生活 > 民俗 > 祭灶名詞解釋

祭灶

祭灶名詞解釋:舊俗農歷臘月二十三日(有的地方為四日)為祭灶時間,又臼“過小年”。
到這一晚各家各戶都央祭祀灶神。
灶神是家家必供的神仙,各家對灶神的禮拜祭祀也各盡最大的努力。
在中國人心中,灶神是一家之主,一家之中事無巨細,它均有權管理,并且常在暗中觀察家人的善惡。
傳說他準備有兩個罐子,一是惡事罐,專記家人所做惡事;一是好事罐子,專放家人所做的善事。
每到臘月二十三,它便要拿著一年的調查結果,向玉皇大帝匯報。
因此,這一天各家各戶都要為灶君送行,無非是希望灶君,多說好話,少說壞話。
故除夕灶神對聯多為“上天言好事,回宮降吉祥”。
祭灶時,所用供品糖是最主要的,有關東糖、南糖、糖瓜等,合稱灶糖,所以用糖大致是因為糖則以甜,二則以粘,吃了糖,粘住口,可以少說話,因此,祭灶時往往要在灶神的口中抹糖,或將一塊糖放入灶神口中。
除糖以外,這有燒餅之類,及茶、草料、皮豆等。
燒餅是灶王途中的干糧,茶是供灶王途中潤口,草料是灶王坐騎的食品,皮豆供灶王所養之雞食用,另外備香蠟紙燭等等。
祭時由家長跪拜,并只限于男人,不用女人,有“男不拜月,女不祭灶”之說。
祭完后,揭下灶王神像焚化。
這只是送灶神,另外還要在正月旦接灶神。
接時很簡單,一般在三十日下午貼上新的灶王神像。
像兩邊貼上對聯,三十晚上焚香燒燭,新灶神新灶婆在上笑容可掬地接受家主朝拜,即可。
故灶神對聯亦有“二十三日去,初一五更回”祭灶之俗,由來凵久。
據范文瀾《中國通史》載:灶神,在周代就已經有了,祭灶的習俗恐怕在周代也已經開始:“孔子尊天信命遠鬼神,天子得祭天,庶人只許祭戶神或灶神”。
(范文瀾:《中國通史》第-冊182頁)《論語》亦云:“與其媚于奧,寧媚于灶”。
可知,人類在最初的祭灶活動中,已經有很明確的功利目的。
最早的祭灶并不在臘月,而在農歷的四月份。
《抱樸子》:“孟夏可以祀灶”,《東京夢華錄》注中引顧張思《土風錄(…)》更有:“六月四月及二十四,家祀灶”,《孔氏正義》亦云:“灶神常祀在夏”。
由夏祭改為冬臘月祭,大致是從漢代開始的。
據專家考證,最早的祭灶文字見于《漢書•陰識傳》:“宣帝時,陰子方者,至孝有仁恩。
臘日晨炊,而灶神形見。
子方再拜受慶,家有黃羊因以祀之,自是已后,暴至巨富。
”陰子方為祭灶神,傾其所有;而灶王神也不負陰子方一番美意,投桃報李,賜福于陰家。
難怪后世人要賄賂它,這種一本萬利的買賣誰不愿意做?灶神除了叮以賜福于人之外,還能降禍于人。
據唐•段成式《酉陽朵俎》前集十四卷云:“灶神名隗,狀如美女。
又姓張名單,字子郭,大人字卿忌,有六女皆名察洽。
常以月晦日上天白人罪狀。
大者奪紀,紀二百日;小者奪算,算一百日。
故為天帝督使,下地為精。
已丑日,日出卯時上天,禺中下行福,此日祭得福”。
可見,灶神不但會匯報,上天的次數也不若后來的一年次。
弄得不好減一紀或一算壽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;再說,它有時還可以直接懲罰人。
紀昀《閱微草堂筆記》說:他小的時候見他的外祖父家一個做飯老嫗,喜歡把臟東西掃堆在灶房。
后來,這老嫗夜晚做夢見到一個穿黑衣的人呵斥她,并且打她的耳光。
等醒來時頰腫成癰。
幾天后有水杯那么大,里邊爛了,膿汁從嘴里邊吐出,嘔吐得要死。
后來她再三向灶神禱告,才好了。
習俗另外灶神還有一大家子人,六個女兒亦在待嫁,一方面它值得賄賂,另一方面他也需要賄賂,祭灶是勢在必行了灶神究競是誰?有人說:灶神“來源于對火神的崇拜,祝融曾由火神轉為灶神。
(張紫晨《中國民俗與民俗學》)段成式卻說“灶神名隗,狀如美女",又說“姓張名單字子郭”,但也和今日之灶神不同。
今H之灶神與灶神夫人,皆皤然老者,慈容和藹客觀的推斷祝融的可能性極大。
古時封神,主要看對人類有益無益,凡造福于人類的人物,死后便被人們敬為神。
(據范文瀾《中國通史》)祝融給人類帶來了火種,其功莫大焉;且灶與火的關系又最密切,因此,祝融成為灶神也是情理中事。
另外,灶神到底是全國一個,還是一家一個似乎也是個始終糾纏不清的問題。
紀昀在《閱微草堂筆記》中曾對此問題提出過疑問,說,如果全國一個灶神,它又怎么可以管得過來全國難以計數家庭的事?如果一家一神,神豈不太多?問得有道理。
不過這個問題并不太重要,存疑亦可祭灶所用祭品兩千多年來亦有變化。
漢時陰子方以黃羊祭獻。
東漢班固編《白虎通義》又云:“祭灶以雞”,此俗一直延續至宋。
蘇東坡詩云:“明日東家應祭灶,只雞斗酒定燔吾”,但也不全是雞,亦有以魚牲祭祀的。
范成大《祭灶詩》:“古傳臘月十四,灶君朝天欲言事。
云車風馬尚留連,家有杯盤豐典祀。
豬頭爛熟雙魚鮮,豆炒甘松粉餌團。
男兒酌酒女兒起,酹酒燒錢灶君喜”。
用糖祭灶在宋代已有端倪:《東京夢華錄》:“二十四日交年……貼灶馬于灶上,以酒糟抹灶門,謂之醉司命。
”南宋時已有了明確的以糖和素饈祭祀的記載。
吳自牧《夢粱錄》記道:“二十四日,不以窮富,皆備蔬食餳豆祀灶”。
“餳”是用麥芽熬成的糖,又甜又粘,用來粘嘴真是再好不過。
不過明代仍有用魚牲祭灶的情況,明代嘉定人王槐《祀灶詞》云:“陘邊爛煮黃毛鮮,一碟膠牙膩更圓”。
到了清代用素筵祭灶就很普遍了。
現僅從胡樸安《中華全國風俗志》錄幾省文字,可見一斑:江蘇“二十三日,各家祀灶,用灶糖灶糕祀灶神,又剪草為芻,撒豆作糧,用以祀焉。
”河南沘源縣則“燒餅二枚,名日灶火燒;牙餳一塊,名曰灶糖;雄雞一只,名日灶馬;芊草節少許,糧食五種,清水一盂,謂之馬草。
”北京:“糖為大宗面、火燒等件”。
浙江紹興一帶從魯迅1900年作《庚子送灶即事》可知:“只雞膠牙糖,典衣供辦香,家中無長物,豈獨少黃羊”,各地雖不完全相同,但用素宴卻基本一致。
現在城鄉祭灶習俗亦然存在,但儀式和祭品早已不如當年繁復豐盛了
亚洲东方Aⅴ无码伊甸园_亚洲丶欧美丶日韩另类_亚洲第一综合在线网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